0 (34)

今天是「九一八事變」84周年,視界奇觀想要和大家分享一本珍貴的相簿,邀請大家一起來看看這段歷史。


 

1931年日軍策劃”九·一八事件”後悍然發動侵略,東三省各地部隊在張學良的不抵抗命令下迅速潰退。在此期間,日軍第20師團也從朝鮮半島趕赴遼寧加入這場侵略,這支部隊就是後來常被人們稱為”朝鮮師團”的軍隊。這本相簿屬於此師團下轄第78聯隊第一大隊第二中隊的一位士兵所有,120張照片幾乎涵蓋了九一八事變全過程。


圖為路邊的日軍陣地。1931年9月18日傍晚,日本關東軍虎石臺獨立守備隊第2營第3連離開原駐地後,沿南滿鐵路向南行進。夜22時20分左右,日本關東軍鐵路守備隊柳條湖分遣隊隊長河本末守中尉為首一個小分隊以巡視鐵路為名,在奉天(現瀋陽)北面約7.5公里處,離東北軍駐地北大營800米處的柳條湖南滿鐵路段上引爆小型炸藥。


圖為戰壕中的日軍士兵。日軍在炸燬一段鐵路後,將3具身穿東北軍士兵服裝的中國人屍體放在現場,誣稱中國軍隊破壞鐵路並襲擊日守各隊,此事件被稱為”九·一八事變”。由於當時中國東北地區稱為滿洲,因此日本方面將這次事變稱為”滿洲事變”。


九一八事變期間,進軍中的日本部隊。九一八事件發生當夜,蔣介石正在去江西南昌的船上,第二天他才由上海報紙得知事變發生,通過19日晚7點至9點間蔣介石發給張學良的電報來看,他當時並不知道東北事變詳情,故要張”近情盼時刻電告”。


圖為攻克奉天的日軍部隊,右上角是日本空軍戰機。日軍獨立守備隊在向北大營進攻的同時,關東軍第2師第3旅第29團向奉天城攻擊。日軍兵分三路分別向奉天市區南市場、北市場及大、小西門一帶進攻,繳了第一、第二警察分局的槍支,佔領了東北邊防軍司令長官公署、省政府、憲兵司令部、無線電臺、東三省官銀號、中國銀行等重要軍政、金融、通訊機關。


圖為佔領奉天城內東北軍兵工廠的日軍。牆上右側寫著”日本軍佔領”,左側寫的大意是”僅限日軍出入,擅闖者擊斃”。日軍所說的東北軍兵工廠,就是當時的瀋陽兵工廠。1921年由奉系軍閥張作霖建立,正式名稱為奉天軍械廠、東三省兵工廠、奉天造兵所及兵工署第90工廠。1921年,張作霖設立修械及製造槍彈工廠,稱為奉天軍械廠。1928年擴建完成,為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的兵工廠。


圖為日軍在兵工廠抓獲的東北軍俘虜,大部分人可能是放下武器的警察。


圖為剛遷移至奉天城內的日本”關東軍司令部”。這座建築物(現為瀋陽市總工會辦公樓)前身是1922年東洋拓殖株式會社奉天支店。1931年9月19日,日本關東軍司令部從旅順搬遷至此,作為侵略東北的臨時指揮所。於第二年遷往偽滿洲國首都長春。圖片左上角是本莊繁,日本兵庫縣人,陸軍大將,九一八事變時下令侵佔東三省的關東軍司令。後來在”二·二六事件”中因替叛軍說情而被昭和天皇解除職務。日本戰敗後,被列為甲級戰犯的嫌疑名單中,遂畏罪自殺。


圖為瀋陽街頭被俘虜的東北軍將士。至9月19目10時,日軍先後攻佔奉天、四平、營口、鳳凰城、安東等南滿鐵路、安奉鐵路沿線18座城鎮。


圖為東北某地激戰後的廢墟。九一八事變後,長春地區的東北軍自發反擊,可惜戰至次日,長春還是陷落敵手。1931年9月21日,日軍第2師主力佔領吉林。1931年10月1日,東北軍黑龍江洮南鎮守使張海鵬投敵,且奉日軍命令派出3個團進攻齊齊哈爾。1931年11月19日,日軍攻陷齊齊哈爾。


圖為向前線運載重武器的日軍列車。張學良在九一八事件爆發後即離開奉天,帶領屬下轉移到錦州。


圖為相簿封面的標誌,清晰印有紅色領章78聯隊的番號,下方書寫著”在營紀念”。78聯隊屬於日本陸軍第20師團。78聯隊通稱”朝”。於1915年12月24日的龍山(今韓國首爾漢江北岸的龍山區)編成,補給軍區在京城(即漢城)。日本在1910年8月22日武力吞併朝鮮後,只有一個師團駐守朝鮮,而且還是輪流更換。從明治末期到大正初期,在朝鮮半島新設兩個師團的計劃就一直在被國會商討。但是這個方案因為財政上的困難而難以實現。1915年終於得到認可。第19、20師團也就因此誕生了。


照片背面書有”昭和五年(1930年)的前朝鮮軍司令官陸軍大將南次郎”。相簿的前幾頁均是軍隊領導人照片,按照官階大小依次向後排列。南次郎於1929年任朝鮮軍司令官,晉級大將。1931年任陸軍大臣。1934年底任關東軍司令官。1936至1942年再次出任朝鮮總督。日本戰敗後列為甲級戰犯,被判處無期徒刑。1954年假釋出獄。


照片背面書有”第20師團長陸軍中將室兼次”。雖然第20師團的編成地在當時的朝鮮,但是師團的兵員補充是日本國內,徵兵選拔之後送往朝鮮服役。不過,也有徵用當地朝鮮人的說法,所以現在不少人稱這個師團和另一個在朝鮮編成的19師團為”朝鮮師團”。


左邊這張照片背後沒有註釋。但是筆者通過查證,能確認此人為川岸文三郎。右邊是戰時日本發行的關於”滿洲事變”的紀念冊《從軍》的一張內頁,這就是九一八後的川岸文三郎。他1931年8月晉升陸軍少將,第二次出任天皇侍從武官。1936年12月任第20師長.七七事變爆發後,率第20師團轉戰華北,突破娘子關要塞。死於1957年,時年75歲。


這張照片很可能是朝鮮當地日本僑民歡送準備趕赴東北前線的日軍,因為左側店鋪牌匾上有不少韓文。


圖為在身穿日軍冬裝的第20師團長室兼次(中央者)。日軍進攻錦州時,國民政府多次電令張學良抵抗,1931年12月25日,令其”積極籌劃自衛,以固疆圉”,張不遵令;張學良部隊開始從錦州撤退後,12月30日國民政府還急電令其”無論如何,必積極抵抗”,但已經無濟於事。


圖為剛抵達奉天火車站的日軍。筆者根據其他老照片判斷出遠處建築為當時的瀋陽火車站。照片裡有相簿主人的出現(右圖為放大圖,中央者即相簿主人),所以這個站臺上的士兵應該是日軍第20師團第78聯隊第一大隊第二中隊。


左圖為一名在遼寧某地駐守的日軍士兵。筆者推斷,此人便是相簿主人,因為他在相簿內出現的次數最多。圖片背後的大門,應該就是東三省陸軍講武堂大門(右圖)。雖然門頭上的匾額換了,牆上的花紋塗白了,但是龍形浮雕還在。所以有可能是日軍佔領後,將”東三省陸軍講武堂”的匾額換成了”東北學生隊”。


這是78聯隊抵達奉天后拍攝的照片,筆者結合其他老照片推斷,這應該是今天的瀋陽四塔之一。瀋陽四塔是清太宗皇帝皇太極敕建的盛京(瀋陽的舊稱)城外東南西北四座塔寺。


圖為日軍將士穿過奉天小西邊門,向城外進軍。康熙年間,瀋陽城外設有8個關門。其中小西關是歷代清帝來盛京必經之路,鐵製關門上立有”陪都重鎮”匾額,門椽上有二龍戲珠圖案,民間稱之為龍門。1942年,日偽強行收繳民間金屬器材,將小西邊門龍門拆除收繳。


當時不少自發抵抗的東北軍將士及游擊隊時常會偷襲日軍的運輸線,比如炸燬鐵路或襲擊列車等。圖為日軍在冰面上行軍時,路過的一段被毀壞的列車和軌道。


圖為被日軍繳獲的大批東北軍武器彈藥,右二為相簿主人,此時他已經從之前的新兵升為一等兵。他手中正拿著一把繳獲的中國大刀。1932年1月1日,日本侵略軍從三面向錦州發動總攻,1月3日第20師佔領錦州。而此時駐錦州的東北軍第12、第20旅和騎兵第3旅等三萬人馬早已奉張學良命撤退至河北灤東地區和熱河。


圖為一名騎著馬的日軍士兵在”盤山縣”站牌前。民國三年(1913年)設盤山縣。現在是遼寧省盤錦市的下轄縣,位於盤錦市北部。西連錦州市凌海市,北與錦州市北鎮市接壤。


圖為相簿主人(右側)與戰友的合影,他的戰友雖然戴著中國的瓜皮帽,穿著中式服裝,拿著菸袋。但是腳上穿著的軍靴卻出賣了他。


在另外兩張放哨的照片中,兩位士兵旁邊各有兩組字元,很像是二人各自的簽名。當時在軍中,戰友間經常互贈簽名照。不過筆者發現,這字元很像韓文,尤其是左側的簽字。因為當時韓文在朝鮮半島的街頭店鋪仍能經常看到,所以私下簽寫點韓文應該不會被嚴格禁止。現在一直有傳言說日軍第19和第20師團是朝鮮人組成的”朝鮮師團”。所以這張照片如果真的是韓文簽名的話,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發現,那這兩個士兵很有可能包括相簿主人在內的很多人都是朝鮮人。而且再看一下照片裡的面貌,的確更像是韓國臉。


圖為激戰後被東北軍遺棄的戰壕。右側兩枚手雷是中國軍隊遺留的。


圖為登上火車的日軍第78聯隊士兵。右起第四位是相簿主人。日軍第20師團在1932年1月協助關東軍攻下錦州之後一直在遼寧境內活動。1932年2月,東北全境淪陷。此後,日本在中國東北建立了偽滿洲國傀儡政權,開始了對東北人民長達14年之久的奴役和殖民統治。東北局勢穩定後,日軍第20師團於4月返回朝鮮整休。


圖為78聯隊回到朝鮮後的入城儀式,因為最左側的婦女身穿韓國傳統服裝,而且78聯隊是4月份返回的朝鮮半島,與這張照片的衣著相稱。由於規模如此之大的城門不可能是地方城市所有,所以筆者推斷這是當時漢城的主門之一。


相簿主人像很多日本兵一樣,在自己的相簿裡貼上”肉彈三勇士”的照片。”肉彈三勇士”是指1932年1月28日,日本出動軍隊進攻上海,打響了第一次淞滬戰爭,史稱”一·二八”事變,結果遭到國民黨十九路軍頑強抵抗,日軍損失慘重。


2月29日,日軍在上海閘北廟行鎮受阻多時,指揮官命令工兵用爆破筒開道。日本久留米工兵第18大隊第2中隊第2小隊的陸軍一等兵江下武二(左)、北川丞(中央)和作江伊之助(右)懷抱即將爆炸的爆破筒,闖入中國軍隊陣地,炸燬了防禦的鐵絲網,為日軍進攻開闢了道路。日軍為鼓吹戰爭,將他們標榜為”肉彈三勇士”。

相關閱讀:

「擦槍走火」的政治諷刺漫畫(二):日本人眼中的「甲午戰爭」

反法西斯勝利70週年:認識「法西斯」的起源與主張

15張改變人類歷史「關鍵時刻」的照片

決勝看八年:抗戰史新視界

getImage

全世界都在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週年」的氛圍中,最被掩蓋的「中國戰事」──八年對日抗戰,已經清楚呈現在世人眼前了嗎?

歷史像轟隆隆的列車經過,塵灰滿天,雜音貫耳,只有在塵埃落定之後,透過現場記憶的拼圖、重要文件的解密、多方時空的鏈結、人情義理的佐證,終能還原時態的真貌。

本書由青年歷史學者廖彥博撰寫,完全出離了慘烈帶來的情緒偏激,解脫了政治兩極的立場桎梏,根據第一手研究資料,劫後餘存的珍貴影像,說一場離現在還並不太遠的戰爭,說一個近代史上大規模反抗侵略最有骨氣的故事。

一本「複雜中尋求簡單,熟悉中找出陌生」的抗戰史

名人推薦

齊邦媛、白先勇 感動推薦
呂芳上、林桶法、劉維開 專業推薦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網易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