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710

古裝電影或戲劇中常有以一面「免死金牌」免除所有罪責的橋段,歷史上真的有如此神奇的東西!?還是這只是編劇者的杜撰呢?今天就讓小編來為大家介紹介紹。


什麼免死的不是「金牌」,而是一片鐵瓦?

090701
民間俗稱「免死牌」,指的是「丹書鐵券」,外形如筒瓦狀的鐵製品。
其製法為熔鐵鑄瓦,狀如蒸籠,斷而為二,形如板瓦,是封建帝王頒發給功臣、重臣的一種帶有獎賞和盟約性質的憑證。受券人與朝廷各執一半。「鐵券」上的信詞最初時用丹砂填字,合稱「丹書鐵契」;南梁時用字填字,即「銀券」;隋用填字,亦稱「金券」、「金書」,所以後世稱「鐵券」為「金書鐵券」,又因「鐵券」可以世代相傳,又稱「鐵券」為「世券」。從其源流、功能、性質等進行考查,鐵券是勳章的雛形。

中國古代「丹書鐵券」制度始於漢代。據史料載,漢高祖劉邦奪取政權後,為鞏固統治籠絡功臣,頒給元勳「丹書鐵券」作為褒獎。劉邦建立漢王朝後,「命蕭何次律令,韓信申軍法,張蒼定章程,叔孫通帛禮儀;又與功臣剖符作誓,丹書、鐵契、金匱、石室,藏於宗廟」。其中的「符」也就是通常所說的「契」,即皇帝與功臣、重臣之間信守的憑證。

090702

劉邦像

丹書、鐵契、金匱、石室」,即以鐵為契,以丹書之,以金為匱,以石為室,將皇帝與功臣、重臣的信誓用丹砂寫在「鐵券」上,裝進金匱藏於用石建成的宗廟內,以示鄭重和保證「鐵券」安全。當時(漢代),「鐵券」還無免罪和免死等許諾,僅作為一種加官進爵、封侯納妾的憑證。獲賜鐵券的功臣及其子孫常因細故獲罪,直至被處死。南北朝至隋唐時期,北魏孝文帝頒發給皇室宗室、親近大臣的「鐵券」是作為護身防家之用。南朝的宋、齊、梁、陳四代,頒發「鐵券」已較為普遍。隋唐以後,頒發「鐵券」已成常制,凡開國元勳、中興功臣以及少數民族首領皆賜予「鐵券」,也給寵宦、宦官頒發「鐵券」。到宋、元、明時期,「鐵券」頒賜逐漸趨於完備。


中國留傳最久的「免死牌」:錢鏐鐵券

090703

錢鏐像

錢鏐,唐末臨安人,剛出生時,因為相貌異常醜陋,父母就想把他丟到井裡淹死。婆婆心中不忍,就把他救了下來,因此,人們平日都叫他「婆留」。直至發跡後才改名與「留」同音的「鏐」,叫作錢鏐,錢鏐年輕時以販私鹽為生,後來吃糧當兵,由於打仗十分勇敢,逐漸做了將領,並且越做越大。先後敗王郢,破黃巢,平劉漢宏,擒董昌,戰功赫赫。唐昭宗乾寧四年(897年)封他為鎮海、鎮東兩節度使,並賜以鐵券。券上刻唐昭宗的詔書,詔書全文共333字,全部用黃金鑲嵌。
090704
詔文主要褒獎錢鏐鏟滅自稱羅平國王的威勝軍節度使董昌,稱讚他「披攘凶渠,蕩定江表。忠以衛社稷,惠以福生靈。……志獎王室,績冠侯藩。」錢鏐本來是董昌麾下的一員驍將,董昌僭稱尊號,封他為兩浙都將,而錢鏐並沒有接受董昌的「偽命」,卻反戈一擊,生擒董昌獻給朝廷。唐朝到了昭宗的手裡,基本上已到奄奄一息的時候了,地方藩鎮的勢力遠遠大於朝廷的勢力,真正聽朝廷指揮的藩鎮實在少得可憐,昭宗已成了一個空殼的皇帝。因此,錢鏐的這一舉動讓昭宗高興得不得了。他要把錢鏐當作一個榜樣樹立起來,詔書中稱許錢氏的話真有些「熱情洋溢」:
有一段話,意思是說,我賜給你這枚刻著金字的鐵券,向你宣誓保證:哪怕長江、大河有乾涸得像帶子那麼寬的時候,泰山、華山有變得只有拳頭一樣大的日子,但我卻永記你的功績,使你們錢氏一家世襲榮寵,永保富貴。今後如果你自身犯了大罪,可以免除九死;子孫犯罪,可以免除三死。若是犯了一般的罪行,有關部門不得追究。

難怪當錢鏐接受這個鐵券時,被感動得哭了起來,說道:「我才46歲,就受皇上如此厚賞,恩重難報啊!」並以此諄諄教導自己的子孫:「要謹當日慎一日,誡子誡孫;不敢因此而累恩,不敢因此而賈禍。」

沒有多久,唐朝就滅亡了,錢鏐自己經營了吳越國,鐵券即被供於祖廟。之後趙匡胤統一全國,建立了北宋,錢鏐之孫錢俶向宋納土稱臣,詔於開封居住。但鐵券仍留在杭州錢氏祖廟。淳化元年(990年),宋太宗命杭州守臣將鐵券送到汴京,太宗觀賞後仍將其賜還給錢俶之子錢惟濬,惟濬死後交錢惟演,鐵券遂收藏於京師昭化坊賜第。錢惟演死後,鐵券交由其仲子錢晦保管,繼而又轉給惟演之孫錢景臻保管。其間宋仁宗、宋神宗都曾專門觀賞過鐵券。北宋末金兵入寇,錢氏舉家攜券南逃,到了南宋紹興年間,錢景臻的兒子榮國公錢忱侍奉他的母親秦魯國大長公主(宋仁宗的第十個女兒、宋英宗的妹妹)避地臨海。宋高宗趙構即命於台州賜第,第在臨海城內美德坊。錢氏鐵券從此「落籍」台州,成為台州錢氏的「族寶」。

德祐元年(1276年),元兵攻破臨海,錢氏有個家人帶上鐵券南逃,途中落入黃巖澤庫。時隔56年之後,亦即元文宗至順二年(1331年),有個漁人在黃巖澤庫(今溫嶺澤國)地方撒網打魚,隨網撈得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漁人也不知是什麼寶貝,就用斧子斫了一斧,從斫開的斧痕中看來看去,既不是金,又不是銀,只是一塊黑鐵,覺得沒有什麼用處,便將其丟在屋子的角落裡。一個偶然的機會被漁夫的鄰居看到了,他見鐵塊上有字,雖然並不知道錢氏鐵券的價值,還是按鐵的價錢買了下來。當然,漁夫和他的鄰居都不知道這333字是用黃金鑲嵌的。後來有人將這一消息報告給錢氏十四世孫錢世珪。世珪花了十斛穀子換回了這塊鐵券,這一寶物總算重又回到了錢氏手中。可惜的是,只因浸水太久,嵌在後半段的金字大多都剝落了。

明太祖朱元璋打垮了蒙古族統治的元王朝,建立了大明帝國,天下統一。洪武二年(1369)八月,朱元璋為了倣傚古代帝皇表彰開國功臣的殊勳,對他們「賜以鐵券,以申河山帶礪之誓」,命禮部官員擬訂鐵券的形制規模。

明太祖像

明太祖像

可是,禮部官員們誰也沒有見過鐵券的樣子,束手無策。幸好在元朝做過禮部尚書的翰林學士危素見多識廣,便向朱元璋奏道:「唐昭宗曾經給錢鏐賜過鐵券,錢的子孫現多住在台州,其第十五世孫錢尚德,元朝的時候做過青田教諭,聽說這件寶物現在還藏在他的家裡。」朱元璋聽後大喜,立即下了道聖旨,叫錢尚德將鐵券送至京師。錢尚德接到聖旨後,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立即把錢氏鐵券和錢氏五王畫像一起送赴京城。朱元璋得悉鐵券已到,馬上會同幾位主要大臣——丞相李善長、禮部尚書牛亮、禮部主事王肅等一道觀賞。觀賞後命禮部用木照樣雕一模子,留作格式,以備製作。而後命有司設宴招待錢尚德一行,仍將鐵券並五王像交錢氏帶回臨海以世代寶藏。鐵券的進京,使朝臣們大開眼界,他們爭相吟詠,唱和不迭,臨歸時,文壇領袖宋濂特地為之撰寫了一篇詩序來紀念這件盛事。

明成祖朱棣在永樂十五年(1417年)正月,亦曾遣行人曹閏來到台州,命錢氏奉券進京,錢氏族人即委錢汝性隨曹閏赴京,永樂看過之後仍命錢氏帶回台州,由錢鳳墀家保管。明清易代的時候,台州兵燹不斷,為了確保鐵券的安全,錢氏第二十五世孫錢珍負櫝避之深山。康熙間又轉藏於第二十七世孫錢日耀家。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乾隆南巡,這位風流倜儻的皇帝也想一睹這稀世古物,於是當時已經致仕在家的原刑部侍郎嘉興錢陳群率台州錢氏裔孫武進士錢選等一道把鐵券送到常州,呈乾隆觀賞。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錢氏後裔將此券獻給政府,當時由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保管。1959年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又將此鐵券移交給中國歷史博物館收藏。


水滸傳》柴進免死牌的由來:宋高祖對柴氏的保護

090706

水滸傳劇照

趙匡胤統一中國後對所有被他滅掉的君主,都養起來,沒有處死。趙匡胤臨死時,還規定子孫後代都不許殺柴家人。
趙匡胤在陳橋驛起兵後,讓後周小皇帝柴宗訓當了鄭王,小皇帝後來被遷往房州。趙匡胤頒發的第一道聖旨就是優待恭帝母子,賜柴氏鐵券文書,保證柴宗訓及其子孫永享富貴,即使犯罪也不得加刑。這一招深得人心,宋朝很快鞏固了政權。趙匡胤沒有食言,柴宗訓母子搬到南郊天清寺後,受到優厚的待遇。田園風光,母教子讀,自得其樂。
趙匡胤生前,曾在太廟裡立下石碑,後來的新天子即位都要到太廟裡去拜碑,並默誦誓詞。這石碑立在太廟寢殿的夾室中,除了北宋歷代皇帝,別人都無從得知。就是新皇帝去拜碑時,也只有一個不識字的內侍跟隨,其他人都離得很遠,弄得很神秘。
直到北宋末年靖康之變後,宮門被打開,人們才得以縱覽,不過是很簡單的三條:

一是保全柴氏子孫,有罪不得加刑
二是不得殺士大夫及上書言事者
三是子孫不得背棄上述誓言,否則即遭天罰

此外,趙匡胤還給柴家發了「丹書鐵券」,憑此券柴家子孫犯罪永遠免死。《水滸傳》裡小旋風柴進就是因為有丹書鐵券,所以才那麼吃香,活得很愜意。
連當時酒店打雜的夥計都知道:「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孫,自陳橋讓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賜於他誓書鐵券在家」。柴進自己也承認:「為是家間祖上有陳橋讓位之功,先朝曾敕賜丹書鐵券」。當時世人都知道,有了這東西在家,便「無人敢欺負他」。柴進自己說得更為具體:「但有做下不是的人,無人敢搜。」乃至宋江落難到了柴進處,大官人說得更直露,他寬慰宋江道:「兄長放心,遮莫做下十惡大罪,既到敝莊,但不用憂心。不是柴進誇口,任他捕盜官軍,不敢正眼兒覷著小莊。」當聽說宋江只是殺了一個類似「二奶」的閻婆惜之後,柴進竟「笑將起來」:「兄長放心,便殺了朝廷命官,劫了府牢的財物,柴進也敢藏在莊裡」。「丹書鐵券」威力似乎遠比「尚方寶劍」厲害,「尚方寶劍」也只是讓人代天子行使權力,伸張正義,而這「丹書鐵券」簡直是可以容忍藏垢納污了!

高唐州知府高廉仰仗其堂兄高太尉的勢力為所欲為,其妻弟殷天錫也仗勢欺人,要霸佔柴進叔父的花園。李逵按捺不住,失手打死殷天錫。柴進讓李逵連夜逃回梁山泊,自己仗著有丹書鐵券庇護,料高廉不敢他怎樣。不料高廉不顧柴進的「豁免權」,將他捉拿並打個死囚,成為貴族階層遭受如此悲涼玩笑嘲弄的人證。柴進這才被公道不彰的醜惡現實驚醒,開始走上造反上梁山的歷程。


免死只有一次機會:明代鐵券

明代金書鐵券分為七等,其中公爵分為二等,侯爵分為三等,伯爵分為二等。各等鐵券大小不一,最大的公爵一等鐵券高一尺,寬一尺六寸五分。其他各等鐵券大體是每等在高和寬各減五分。最小的伯爵二等鐵券高七寸,寬一尺二寸五分。所有的鐵券都是一式兩件,一件授予獲賜者,另一件藏於內府。在需要查驗時,只要將它們放在一起,便可真偽立辨。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大封功臣。獲封公爵的有李善長、徐達、李文忠等6人,獲封侯爵的有28人,他們均被賜予金書鐵券。此後,朱元璋還陸續向新建立勳業或晉陞了爵位的功臣頒賜鐵券。明成祖朱棣即位時,幫助他奪取皇位的「靖難」功臣邱福等26人也都被賜予鐵券。在明代中後期,仍不時有功臣及功臣後裔獲賜鐵券。直到明代末年,剛即位的崇禎皇帝也曾給奸宦魏忠賢其侄子魏良卿等頒賜鐵券。

與唐代的鐵券相比,明代金書鐵券的券文有兩個值得注意的差別:
其一,謀逆不宥,只宥其他死罪。
其二,免死的次數較少,孫子不免死。

明代金書鐵券的這些特點,表明在明代初年朱元璋確實希望能兌現他對功臣們的免死承諾。儘管明代曾向功臣們頒賜過大批金書鐵券,但留存至今的明代鐵券卻寥寥無幾。其中收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兩件分別是成化五年(1469年)在敕封朱永為撫寧侯時頒賜的金書鐵券和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進封他為保國公時頒賜的金書鐵券。青海博物館收藏的一件是天順二年(1458年)敕封李永為高陽伯時頒賜的金書鐵券。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發行的特種郵票《中國古代檔案珍藏》第三枚《明代鐵券》便以李永的鐵券為畫面。
090709
2006年6月在瀋陽展出的「金書鐵券」是明代天順二年(公元1458年)明英宗賜於右軍督府右都督李文的。鐵券製作考究,生鐵製成,呈半弧形,如瓦狀,正面鐫有明英宗誥命指文,字嵌以金,字體為顏體。該「免死牌」製作考究,熔鐵鑄文,形如板瓦,狀如蒸籠,斷而為二。高37·5厘米,寬21·2厘米,厚0·2厘米,重足有1300克。正面鐫刻文字:「食祿一千石,免其一次死罪。」
此外,徐達、李文忠等人的後裔所編纂的族譜也載錄了徐達、李文忠、李性等人的鐵券券文。明代的金書鐵券之所以極少存世,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朱元璋在晚年便以謀逆等罪處決了李善長、藍玉等一大批功臣,他們的鐵券自然都被銷毀。
其次,明代實行犯罪數次抵銷免死一次的制度,特別是僅免一死者,很容易失去鐵券。
第三,明代末年,很多貴族在流寇的摧殘下,他們的家產蕩然無存,其中應包括祖傳的鐵券。
最後,清軍入關後,曾收繳過前朝的鐵券,也使一批明代鐵券被毀


最後小編幫大家整理一下,歷史上真的有所謂的「免死牌」但它不是金製的,頂多就是用金在上面刻字,而且它也也不是「牌」,而是瓦。使用前必需要注意,若想要拿免死金牌為所欲為,記得選在隋唐之後,元代之前。再不然勉強選選明代吧!「免死牌」雖然厲害,但是碰上真正的惡勢力,還是會轉彎的……

相關閱讀:

從秦檜遺囑學習如何「翻轉歷史」

來人阿!有刺客!古代「聶隱娘」的秘密武器有哪些?

[翻轉隋唐之五]帝王末路

Q版FB歷史:宋朝其實很懸疑

getImage (10)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鳳凰網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