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23279

2010年出版的《三體》,最近得了科幻文學的大獎「雨果獎」,紅遍歐美,改編的電影也預計2016 年 7 月上映!

雨果獎自1953年由世界科幻協會頒發,堪稱科幻藝術界的諾貝爾獎。在世界科幻界,雨果獎和星雲獎被公認為最具權威與影響力的兩大獎項。《紐約客》稱,劉慈欣的小說是對於人類終極問題的思考。《三體》此次獲獎,被認為是華文科幻文學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

《紐約時報》書評也稱:《三體》系列”有可能改變美國科幻小說迷的口味”。

在AMAZON網站416篇書評中,82%的讀者評分在五星和四星。

0 (5)

在GOODREADS網站5840篇書評中,打五星和四星的,則有73%。

0 (6)

畢竟科幻小說還是以歐美為主,所以《三體》能掀起踴躍的討論又能獲得大獎,真的很不容易!


三體》揭秘:在中國寫出雨果獎有多難?  文/金雯

一個奇怪的單詞闖入了我們的生活——「三體」。很多人都在討論「三體」,如癡如醉;也有很多人在問:「三體」到底是什麼?

這就是中國科幻文學的現狀。科幻文學的作者和擁躉越來越多,但他們依然在一個和現實平行的架空世界里,他們有激情、有能量,但他們超出了多數讀者的目力所及,他們的數量已經足夠大眾,但市場還不夠大眾。

科幻小說《三體》是已經火了很多年的作品。這三本史詩性的科幻小說被很多科幻迷稱為中國最好的科幻小說,作者劉慈欣也被稱為「中國最好的科幻小說家,沒有之一」。

劉慈欣,江湖人稱「Big Liu」,山西電力系統的一個工程師,像所有的「60後」一樣,生活穩定和身體開始發福。他寫科幻小說的習慣開始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那時候他還在華北水利水電學院水電工程系念書。在此之前他已經看過了儒勒·凡爾納(《海底兩萬哩》、《地心探險記》作者)、H.G.威爾斯(《時間機器》作者),阿瑟·克拉克(《太空漫游系列》作者)、艾薩克·艾西莫夫(《機器人四部曲》作者),還有蘇聯的科幻小說。他是一個堅定的「科學主義者」,認為科學能為人類解決大部分問題,但對於人類和人性,則保留著深沉的悲觀。

如果要探索中國科幻文學和作家的養成路線,劉慈欣本人便是一個有趣的觀察視點。

0 (69)

▲劉慈欣

科幻小說從來不屬於精英

如果你決心全情投入科幻寫作,發誓成為第二個劉慈欣時,千萬別把工作辭了,這種現實主義的謹慎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科幻世界》的副主編姚海軍,同時也是劉慈欣小說的出版人兼朋友,他說在中國,所有的類型小說中,科幻比不上奇幻、懸念,是最弱小的類型。「中國沒有靠版稅寫作的科幻作家,只有為夢想和愛好寫作的科幻作家。」

事實上,90年代冒出來的這一批「新生代」科幻作家都是非職業作家。劉慈欣是工程師,他每天在電廠上班,得思考火力發電的前景——他之前的工作單位山西娘子關發電廠因為需要節能減排而被關停了。目前活躍的幾位科幻作家中,王晉康也是工程師,整天跟石油機械打交道,錢麗芳是中學教師,韓松是新華社對外部副主任。

對於這種業餘作家身份,劉慈欣和他周圍的人一樣坦然——他的同事沒覺得科幻小說家有多「明星」。寫科幻小說對劉慈欣來說,就是一種愛好。就像很多人熱愛釣魚或者踢球一樣。他始終認為,人可以很專心地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

對於何時能專職寫作,劉慈欣很坦率地說,如果有一天,我的書銷量能達到維持生活的程度。但是他接著又說,這也意味著每年都得出書,銷量還得至少像現在這樣。他並不樂觀,「你不一定會一直有讀者,或者科幻市場一直向好。這兩年還算不錯的,但是未來呢,萬一跌入低谷呢」。

90年代出來的「新生代」科幻小說家活躍的舞台主要是《科幻世界》雜誌,他們一年能在《科幻世界》發表作品有限。事實上,一個科幻雜誌養不起那麼多作家,而作家也不可能依靠一本雜誌來維持自己的生計。《科幻世界》的副主編姚海軍說,這必然要靠暢銷書在圖書市場有所作為。科幻小說首印數量一般都在兩三千本,這種狀況不改變,中國科幻不可能發展,更無法奢談影視劇、漫畫、遊戲、主題公園。根據他的估算,劉慈欣的書在市場上能得到正常的回報,銷售量需要在3萬以上。

劉慈欣是科幻小說在市場的試金石,作為目前最好的科幻作家,他的市場份額某種程度上也定義了科幻小說市場目前的最大值。

0 (70)

▲《三體》、《三體II:黑暗森林》、《三體III:死神永生》的簡體版小說封面。這便是劉慈欣構建的「地球往事三部曲」。

好看的科幻都是最不可能發生的

艾西莫夫不喜歡寫什麼提綱。當他不得不列提綱時,總是帶有厭惡之情。劉慈欣也不寫提綱,但他花很長時間構思作品包括故事的細節。劉慈欣認為,寫長篇最難的地方不是寫作的過程,而是沒有想法出來——畢竟科幻是創意文學。

劉慈欣寫每本書都有核心構思,比如「三體問題」(三個物體在運動中的互相作用關係)便是《三體》的核心構思。劉慈欣式「硬科幻」的龐雜理論,包括射手假說、物種平等、生存權等,都是圍繞這個核心展開故事時必然會出現的。

在所有作品中,劉慈欣認為《三體II:黑暗森林》是他目前所有作品中最特殊的,以宇宙的社會政治作為主線的。宇宙中文明都呈點狀存在,文明很多,但物質總量有限,就自然而然推斷出恐怖的道德狀況。也便是「黑暗森林法則」: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個文明都是帶槍的獵人,像幽靈般潛行於林間……林中到處都有與他一樣潛行的獵人,如果他發現了別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開槍消滅之。在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獄,就是永恒的威脅,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將很快被消滅,這就是宇宙文明的圖景。

劉慈欣說,「黑暗森林」從科學邏輯上不一定成立,只是一個小說的情節。宇宙文明有各種各樣的狀態,在邏輯上,都說得通。交流有可能,融合也有可能,「零道德」只是其中的一種。

他強調,「好看的科幻往往是最不可能發生的。科幻小說往往是選擇未來各種可能中最不可能的一種,這跟我們的觀念相左,我們總是認為科幻是在預言未來,其實好看的科幻往往選擇最不可能發生的,最不可能發生的也往往是最好看的。科幻帶給人一種疏離感。」劉慈欣的小說從來不隱喻社會,他說:「科幻的使命不是描寫社會的,我不喜歡那種科幻,通過科幻的形象來暗指社會中某種東西。我傾向的科幻是離現實遠的。」

遠離現實的好處是,作為一個科幻作家,某種程度上,他也是「造物主」。就像嚴鋒所說的,在劉慈欣的心目中,科幻小說的最高境界是幻想宇宙規律,並以此構建一個新世界。其實,科幻小說史上的大牛們都熱衷於創造自己的「小宇宙」,比如艾西莫夫提出了「機器人三定律」,為機器人建立一套行為規則和道德規範,然後在此基礎上建構故事。

0 (71)

▲左:I,ROBOT小說封面;右:艾西莫夫。

靈感剛好在書桌前

《天意》創造了78萬的銷售量,是1984年之後國內發行量最大的科幻小說。但是作者錢麗芳寫了六七年,每次寫得不滿意就撕掉,編輯跟她說,7年!可能讀者都已經換了一碴,等你書寫出來,人家都不知道錢麗芳是誰了。錢麗芳說,這不是她考慮的,她考慮的是寫一部自己滿意的作品。

姚海軍說:「科幻小說家還是超然的。」但是作為編輯,他無法超然,「現在的編輯是經營者而不是案頭工作者,你跟某一個作家合作,實際是經營某一個品牌。」就在劉慈欣寫作《三體III:死神永生》的過程中,姚海軍得了「不出書焦慮症」,最好市場狀態是千呼萬喚始出來,但面對還不夠堅挺的市場,考驗讀者的耐性始終很冒險。

劉慈欣也有自己的焦慮。作為業餘作家,有了想法就要趕快寫出來,「免得夜長夢多」,工作變動甚至一次出差都會中斷創作。而且,劉慈欣清楚地知道寫作者的定數,作家的創作力是起伏不定的,很少有人能像傑克·威廉森那樣,從29歲寫到90歲,在科幻小說寫作風格的流變中,「太空歌劇時代」、「坎貝爾黃金時代」、「新浪潮」、「賽博朋克」,對每一個時代的科幻小說做出了重新定義,92歲時還獲得科幻大獎「雨果獎」。所以,未來,寫科幻的劉慈欣需要練習好一件事:靈感降臨時,剛好在書桌前。

過五關斬六將,扛過創作焦慮、日常生活的煩擾,終於成為科幻界獨樹一幟的「Big Liu」之後,又會怎樣呢?

三體III:死神永生》問世前的中國科幻文學,可以類比1951年《基地》在美國出版時的狀態。米歇爾·懷特在《艾西莫夫:趣聞軼事》一書說道,那些對科幻小說不屑一顧的人仍認為它是一種不入流的文學形式。在他們的想像中,這些小說里盡是些鼓著眼的怪物與渾身發綠的火星人。直至60年代,人們仍認為科幻小說只是寫寫雷射槍與飛碟。

實際上,自40年代初的「黃金時代」以來,像艾西莫夫這樣的作家就已經開始創作複雜的社會與心理題材的作品,並在其中融人了比現實先進得多的科學元素。而在中國,就像嚴鋒所說的,劉慈欣已經單槍匹馬把中國科幻文學提升到了世界級的水平。但市場的反應是:劉慈欣這個選手跑得過快了,多數人還在忙著穿越、盜墓、修真。

10月17日,詩人廖偉棠在微博上說:「昨天在捷運上讀劉慈欣的《帶上她的眼睛》,竟然哭了,忍住滿眶淚水不向下掉。很久沒有讀中國小說而哭,上一次是十五年前。」 他又感慨:「主流文學界看科幻的極少,無知導致無視,無視又導致更無知。」

大劉說:「科幻小說從來不屬於精英,它就是一種大眾文學。」在西方,經典的科幻小說都是暢銷書,而我們的現實是,大眾文化依然貧乏——偶爾拔尖的都要往精英里頭去送。未來,或許劉慈欣和他的科幻同伴還要孤獨地跑上一程。


 

相關閱讀:

搭企業號去「地球2.0」Kepler-452b 要多久?

微波不只能加熱食物,還能發射火箭!

從《哈利波特》到《1984》,英國中學生必讀書單你看過幾本?

《三體》系列  作者:劉慈欣 2015/08/24~2015/09/30 2本以上75折!)

collage75

三體》、《三體II:黑暗森林》、《三體III:死神永生

《三體》想像奇詭,氣勢磅礡,寄托深遠,堪稱百年中文科幻小說的首選。──王德威

人類不斷向宇宙發出訊號,但我們不知道,宇宙鄰居會如何回應……

天才科學家接二連三自殺,線索指向一個名叫「三體」的連線遊戲。「三體」是天體物理學的一個永恆問題,三顆質量、初始位置和速度都是任意的天體,在相互之間萬有引力的作用下,是否存在運轉的定律?如果這三個天體是三顆太陽,地球夾在中間,又會是什麼樣的世界?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科幻小說《三體》要贏得科幻大獎「雨果獎」,到底有多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