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4


2004年時任教育部部長的杜正勝,在中研院演講後曾有這樣一篇報導:

新任教育部長杜正勝昨天在中研院演講時,以傳統地圖逆時鐘旋轉九十度後的另類角度台灣地圖,來說明台灣歷史應以台灣為中心,而非只是中國政治及地理的邊陲。

杜正勝指出,其實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作為中心點,台灣也應該找到自己的中心點。若台灣仍以過去中國帝都為中心的話,會有「時空錯置」的感覺。

杜正勝認為,台灣是東亞兩個「地中海」的交會點,具有海洋性格,但長期以來,在歷史上的地理分布,台灣總只是大陸的邊陲地帶,為人作嫁,讓大家幾乎都忘了台灣的東邊是什麼。但並不是課本沒教就不存在,就有學者認為,台灣是東邊太平洋上南島語族的文化發源地。

杜正勝表示,歷史本來就是從不同的時間角度,不斷去重新認識及解釋,如果只是依循過去的說法,學者就沒有必要存在。

(節錄自2004/05/25 聯合報報導)


杜正勝過往的這段言論,在對比上現在沸沸揚揚的反黑箱課綱微調的社會運動,難怪有許多網友稱杜正勝是「先知」。小編今天所要談與課綱微調無關,而是與地圖繪製有關。

來聊聊歐洲人繪製的中國地圖長什麼樣子?


地圖是記錄時空環境的一種資訊工具,也是一種權力的表徵,反映了繪圖者對一塊土地的觀點和詮釋。透過地圖上的種種資訊,包括:範圍及位置、投影方式、內容取捨、地圖符號的選擇等,可以看到繪圖者的觀點與角度。


 

歷史上第一本世界地圖圖冊,佛蘭芒地圖學家亞伯拉罕·奧特柳斯所出版的地圖集《Theatrum Orbis Terrarum》(寰宇大觀)

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張地圖的中心,不是我們熟悉的亞洲,而是歐洲呢?


巴爾布達繪製的《中國新圖》,是西方歷史上繪製的第一幅單幅中國地圖。在西方以往繪製的地圖上,中國常被畫在亞洲或東亞地圖上,不被當作一個獨立地理單元來繪製。該圖於1584年問世,最早收錄在奧特柳斯(Abraham Ortelius)的《寰宇大觀》地圖集中,在西方造成巨大影響,並成為接下來近70多年中西方人繪製中國地圖的標杆。巴爾布達地圖在西方地圖繪製史上無疑是有重大意義的,因而,復旦大學周振鶴教授說,「這是歐洲人繪製中國地圖的奠基之作。

0804

這是一幅橫著的中國地圖,它的方位呈上西下東和左南右北的態勢。中國的北部是綿延的山脈和長城,西部也是山脈橫亙,中國就處在這樣一個半封閉的環境裡。巴爾布達在圖上標出了明朝的兩京十三省和一些府州縣,地名分兩級,兩京十三省與府縣地名分別用大小兩種羅馬字體表示。圖上還畫出了複雜的水系與鄱陽湖、洞庭湖及星宿海等湖泊。在這幅圖上的中國西部畫著一個名為「Lacus」的湖泊,它實際就是明代一些地圖上的黃河源——“星宿海”,顯然巴爾布達參考了當時明代的資料。不過,巴爾布達的圖上還有一些想像的內容,如風力四輪車。


約多庫斯‧洪迪厄斯(Jodocus Hondius)1606年版《中國地圖》,該圖只是調整了方向,但大部分內容承襲了巴爾布達的地圖。

約多庫斯‧洪迪厄斯(Jodocus Hondius)1606年版《中國地圖》,該圖只是調整了方向,但大部分內容承襲了巴爾布達的地圖。

約翰‧斯皮德(John Speed)1626年版《中華王國地圖》,斯皮德不僅承襲了巴爾布達地圖,而且豐富了圖上內容,圖上有了更多關於中國或東亞地區一些風俗習慣的介紹。

約翰‧斯皮德(John Speed)1626年版《中華王國地圖》,斯皮德不僅承襲了巴爾布達地圖,而且豐富了圖上內容,圖上有了更多關於中國或東亞地區一些風俗習慣的介紹。

巴爾布達沒來過中國,但他通過大航海時代以來在中西交流中獲取的直接資料繪製了中國地圖,向西方人提供了既確切又有想像成分的中國地理知識。這幅新舊知識混雜的地圖反映了西方人對中國的認識從想像到真實的過渡,因而它是西方繪製中國地圖歷史上的里程碑作品之一,直到70多年後衛匡國的《中國新圖志》出版,它在歐洲的影響才趨於式微。


衛匡國是義大利耶穌會傳教士,受羅馬教廷的派遣來到東亞傳教,於1642年抵達澳門。在中國期間,他廣泛遊歷,經歷了明清兩代。後來,他參考羅洪先的《廣輿圖》等資料,又結合親身遊歷,出版了《中國新圖志》。在中國總圖上,東南沿海的輪廓十分精准,黃河的形狀已呈現出來,中國西北邊界的外部邊緣是一片帶狀的沙漠,長城被看做是北部的邊界。

雖然朝代以更替,但這幅圖反映的卻是明朝的疆域輪廓,各幅分省圖的輪廓與現在已較為接近。它們標題框的裝飾畫也都體現了所在省份的特徵,如北直隸畫的是皇帝、湖廣行省畫的則是在田間勞作的農夫,且每幅分省地圖均附有內容廣泛的說明,涉及中國各地的沿革建制、風土人情、氣候條件、物產人口等等,向歐洲系統全面地展示了中國。

080403

它們標題框的裝飾畫也都體現了所在省份的特徵,如北直隸畫的是皇帝、湖廣行省畫的則是在田間勞作的農夫,且每幅分省地圖均附有內容廣泛的說明,涉及中國各地的沿革建制、風土人情、氣候條件、物產人口等等,向歐洲系統全面地展示了中國。

080405

080406

中國的神秘面紗終於被揭開,歐洲人這才發現中國並非是馬可·波羅描述的遍地黃金的天堂,而是與歐洲迥然相異的另一種文化世界。《中國新圖志》反映的是西方深入觀察中國的認識,一經發行,便造成極大的反響,被翻譯成多個語種的版本,因此衛匡國也被西方譽為西方的「中國地理學之父」。事實上,在法國人唐維爾出版他的中國地圖之前,衛匡國的這部圖集一直是歐洲地理學界關於中國輿地的權威參考書。


唐維爾是18世紀法國著名的地圖學家和地理學家,曾被任命為法國皇家首席地理學家。因為這種較為特殊的身份,唐維爾接觸到了法國傳教士或商人從世界各地傳回法國的各種資料,他便利用這些資料繪製了世界各地的地圖。其中,他利用了清朝康熙年間法國耶穌會士在中國的實測資料,繪製出了精確度相當高的中國地圖。這些中國地圖最先發表在杜赫德於1735年出版的《中華帝國全志》上,作為書中的插圖,後來以地圖集的形式單獨出版,名為《中國新圖集》(Nouvel Atlas de la Chine)。

唐維爾1737年版《中國新圖集》中的《中國總圖》。

唐維爾1737年版《中國新圖集》中的《中國總圖》。

相較於此前的中國地圖,唐維爾的中國地圖對中國內陸的瞭解要詳細得多。自問世以來,一直被西方作為有關中國及其鄰近地區地理的標準資料來源,直至19 世紀,它才被其他更為精確的地圖所取代。因為有實測的資料作為基礎,唐維爾中國地圖的精確度已非常接近現代地圖,它是當時最先進的天文觀測和三角測量技術的產物,是西方測繪製圖走向近代科學的代表性成果。至此,中國以最精確的形態展示在了歐洲人面前。


 

撇除掉地圖製作的技術不說,大家可以仔細看看從巴爾布達衛匡國所繪製的地圖的變化,尤其是地圖上的裝飾與圖案。現今的我們看來這些圖案除了滑稽之外,甚至會覺得當時的人怎麼那麼笨,這個東西怎麼可能是這樣,不過在當年,這些地圖是被冒險家、航海家視之為瑰寶、為指路明燈的重要工具。下次當大家看到地圖的時候,不妨想想地圖到底告訴了我們什麼故事?

相關閱讀:

人類霸佔地球軌跡,震撼的全球版圖變遷動畫!!

影響更勝國界變化:全球「宗教版圖」變遷動畫!

古地圖集精選:透視地圖藝術與世界觀的發展

省道台一線的故事

080410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資料來源:澎湃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