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91)


先別管陳文茜對於侯孝賢導演引發爭議的訪問了,來看看侯導在香港書展的座談吧!


 

第26屆香港書展邀請到侯孝賢進行專題講座,他因《刺客聶隱娘》獲得本年度坎城最佳導演而備受關注。

或許因為”名導”、”武俠”加”坎城”的疊加效應,也或許是羊群心理,未開講先轟動,場地臨時升級–從可容納四、五百人的會議室,更換為可容納六、七百人的演講廳,結果兩間房都座無虛席,一邊是現場,另一邊直播現場。

侯導像任意一個平常日子那樣著休閒裝,棒球帽、白布鞋這些年如影隨形。與他一同來港的還有《聶》片編劇之一、作家朱天心和文學評論家唐諾的女兒謝海盟,從小叫侯孝賢”猴子叔叔”,”尊敬他但不怕他”。

“我差不多七、八年沒拍電影,忙臺北電影節三年,忙金馬獎五年。”在見記者時,侯孝賢像說書人似的悠然地開場,時間一下子拉回到多年以前。

唐之傳奇 俠之颯爽

有評論稱《聶隱娘》是侯孝賢”十年磨一劍”,其實何止十年。侯孝賢從小學開始看武俠小說,”看太多了”,幾乎把能找到的書”看光光”。相比一些作家,比如田歌筆下”一掌千百人死了,比颱風還強”,他說更喜歡金庸,因為比較寫實。而寫實正是侯孝賢拍電影的信念。

0 (92)

△舒淇飾演的聶隱娘

追問他心中的”俠”是什麼,侯孝賢答,就像李白詩中所言,”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這是唐詩,《聶隱娘》是唐傳奇。侯孝賢大學時看《唐人小說》,就發現這個朝代煞是動人,有非常多的故事,”拍都拍不完”。《刺客聶隱娘》脫胎於唐裴鉶的《聶隱娘》,但情節和人物設定改動頗大。時代背景是安史之亂後藩鎮割據,將門之女聶隱娘,十歲時被一名道姑強攜而去,訓練成武功絕倫的刺客,專門刺殺暴虐的藩鎮,師傅教導她”殺一獨夫賊子救千百人”。在一次刺殺任務中,隱娘動了惻隱之心功敗垂成,師傅命她先斷自己所愛–行刺魏博藩主、也就是她青梅竹馬的表哥田季安(張震飾)。

聶隱娘非舒淇不可

如果說《聶隱娘》是為舒淇量身訂做,不算言過其實。決定拍《聶隱娘》後,侯孝賢就覺得主人公”非舒淇不可”,更確切地說,他心中所想的聶隱娘就成了舒淇。侯孝賢的老搭檔、”御用編劇”朱天文觀看成片後一語捅破:”這不是我們原先的聶隱娘了,你跟著舒淇走,剪出來的隱娘有一種純直。”

0 (93)

△《刺客聶隱娘》劇照

這是侯孝賢第三次找舒淇主演自己的電影。”只有她,沒別人了。”侯孝賢說舒淇與她女兒同歲,偏愛溢於言表。回想十多年前為《千禧曼波》選角時,他在電視上看到舒淇的廣告,當下感覺”這個女孩子有種自在,有種魅力”,於是請她從香港回臺灣拍片。

第一次見面,沒有交談,”她(指舒淇)的表情告訴你:大導演是吧,看看你能拍什麼!”侯孝賢的拍法與香港商業片不同,不是讓演員哭,不行再拍,而是”有沒有掉淚沒關係,人(的情緒)到那裡就可以了”,他是要製造一種情境氛圍,讓演員進入角色。後來舒淇跟侯孝賢去康城參加影展,第一次看《千禧曼波》,看完後回房間一直流淚。

侯孝賢對自己辨識和調教演員的功力毫不謙虛,”你要是沒這個能力,千萬別當導演。人家用,你也跟著用,不知怎麼雕琢出來。”

在侯孝賢眼中,舒淇自有特質–“她不變,劇組沒有不喜歡她的,她非常自然,真的像個俠女,會幫助人。”侯導說,如今舒淇拍他的片子,”只拿一點點錢。”

有地心引力的武俠片

這是侯孝賢做導演30多年來,首次執導武俠片。在此之前,遠有胡金銓的《俠女》,近有李安的《臥虎藏龍》,同樣贏得國際聲譽。過去幾年,華語名導紛紛跟進搶拍武俠大片,美術之華麗,打鬥之炫目,看到觀眾幾乎審美疲勞,胃口盡失。侯孝賢的俠義世界能否擺脫窠臼?

在記者會上,侯孝賢回答記者提問說,《俠女》人物塑造得不錯,有其古樸的味道。但受時代限制,技術還不成熟,”比如表現速度快,就只拍腳的特寫”。至於《臥虎藏龍》,他停頓了一下,”還是那個問題,就是輕功不行。要脫離地心引力,又做得好,太難了。”

0 (94)

侯孝賢一早定調–“要拍有地心引力的武俠”。什麼意思呢?《聶隱娘》吊鋼絲的鏡頭基本都被剪掉了,電腦特效也能免則免,導演不要拍那種輕飄飄的、人飛來飛去的武功。他很喜歡聶隱娘這個名字–有三個耳朵,然後隱藏著一個姑娘,原本設計舒淇閉著眼、耳朵豎起來,站在一個樹上,感覺環境有變就睜開眼,”譁”地下來,”擦”地匕首一出,殺完就走。後來發現不行,舒淇恐高,一下來就慘叫,只好放棄。

我沒辦法為票房去拍

《聶隱娘》製作費高達4億5千萬台幣,是製作成本最高的侯孝賢電影。看過的人評價,影片從劇本、鏡頭運用、取景、色調和對白,無一不體現侯氏美學風格,據說主人公聶隱娘一共只有9句臺詞,叫人擔心影片不易觀賞,須知侯孝賢過往的作品大多叫好不叫座。

0 (91)

問他更看重觀眾還是專家評審的評價,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自己。”他說,所有事都要面對自己,”好壞你自己清楚”。

關於標誌性的長鏡頭,侯孝賢化專業為調侃,”你看我的片子,突然這場戲沒了,因為不好拿掉了。怎麼連呢?還不是接別場戲的鏡頭。這樣看起來就很跳,雖然怪,但非常特別,那就變成風格了嘛!對不對?”

《聶隱娘》將於8月27日在中國和香港同步上映,臺灣再遲一天。侯孝賢泰然地說,”我把唐朝算拍得不錯,唐朝不好拍,自己感覺整個畫面OK。還是那句話,我沒辦法為了票房去拍。”

從1980年執導至今,他好像從未想過取悅誰、迎合誰。有影評人問侯孝賢:”《聶隱娘》是拍你自己嗎?”他借用片中一句臺詞回答:”一個人,沒有同類。”無論是聶隱娘,還是侯孝賢,乃至舒淇,這句話都適用。

相關閱讀:

《侏羅紀世界》再臨!一起來回顧史蒂芬史匹柏的導演之路

行雲紀:《刺客聶隱娘》拍攝側錄

侯孝賢經典電影精裝 DVD

D020037027_bc_01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資料來源:橙新聞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

One thought on “侯孝賢:在觀眾和評審之間他選擇「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