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age31


電影《道士下山》引發惡評,影評甚至說:「10 個張震,都沒法拯救《道士下山》!」,陳凱歌也曾經拍過好片,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而李安的品質卻一直有保證,到底兩位導演的差異在哪呢?一起來看看這篇精采的文章吧!


 

《孩子王》和《霸王別姬》奠定了陳凱歌的地位。這是個高手無疑。《無極》和《道士下山》也確實是爛片。問題來了,既然是個高手,又如何會失手?有人看完《道士下山》後就問,《霸王別姬》到底是不是陳導拍的。他們很自然以為,經典和爛片不大可能是出自同一人。

高手是會失手的。一個人不大可能長久持在一個境界裡不動窩。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時代變了,老百姓變了,大導演自己也在生老病死、七情六慾中人天交戰、做繭再破繭。只有變化是不變的,你不成長,就是衰老。姜文拍出過《陽光燦爛的日子》、《讓子彈飛》,也拍出過《一步之遙》。高手失手並不少見。

115019643_11n

高手必然會失手嗎?未必。李安是一例。這個人在不同的年齡段,從36到60,從出道開始的中國近代家庭片、到西方古典愛情片、中國古代武俠片、西方現代同性戀片、再到魔幻片、色情片、隱喻片,幾乎沒有失手過。題材跨度之大,狀態之穩定,實在少見。

那隔在陳凱歌和李安兩者之間的,到底是什麼?

京東的楊婧說,這個差別就是,是不是尊重常識。李安一直尊重常識,觀眾覺得自然流暢。陳凱歌有時不尊重常識,自己瞎跑,神遊三界,留下地上的觀眾一臉茫然。那,是否尊重常識的源頭又來自哪裡?樑寧說,看能否”戒”。用到拍電影上,”你能不能剋制自己的表達。不能剋制,就會在自戀跟力有不逮之中,讓表達本身洶湧而下,把主題衝得落花流水。”這個描述,也適合比如姜文的《一步之遙》。

戒是一個佛家用語,戒律。由戒可以生出定,由定可以生出慧。說到了戒,就到了比較終極的心法的層面。

201212281144091508527

王家衛《一代宗師》裡說武功境界有三層。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像陳凱歌這樣的高手,是早早就見了自己。認識了自己,做了自己,表達了自己,在一個適合的時段上,《霸王別姬》噴薄而出,便是成名之時。但若只見自己,不接著往前走,就是”我執”,執著在自己這裡了,看不見其它東西了。作繭自縛,難免腐壞。只見自己不見人,就會有楊婧說的不尊重常識。所謂常識,便是眾生心中的東西。所謂見了眾生,就是我沒有了,放下了,以眾生心為我心,合二為一,這樣的人,必定尊重常識。他看到的,就是眾生眼睛裡的。他表達的,就是眾生心裡有的。把我放下的這個過程和其功力,就是樑寧說的”戒”。

26442_o

從見自己到見天地,是往上走,要把自己的小境界提到天地的大境界。以地為身軀,以天為魂魄,以山川河流為血脈,所謂頂天立地。這個階段的人的氣場是張揚的,豪邁的,甚至霸道的,不可一世的。陳凱歌和姜文可能就在這條路上給閃了腰。這些人出來說話,就算表面上客氣,你也能聞出來自裡面的傲氣。他們臉上就算掛著淺笑,也脫不了幾分清高。

從見天地到見眾生,是往下走,越來越卑微,身段越來越低下,低到泥土裡。這個階段的人的氣場,是謙和、深邃、淡然的。拍出來的電影,說出來的話,面對鏡頭的表情,讓你舒服,沒壓力,放心。不故作高深,不讓你茫然。你若是好奇,可以把這些大導演的資料搜出來做對比。

企業界裡,也有對應

把企業做成了的,都是高手。但怎樣算是不失手?第一個企業做成了,做到頭了,換一個行當,再做,又做起來了。這叫”二次成功”。做企業極難的事。或者另一種情況,就做了一個企業,但這個行當快速變化,過山車一樣,顛覆的力量不斷起來,網際網路就是這一類,我能幾十年不斷轉型、革新、自我否定、屹立不倒。這叫”鷹的重生”。有一種鷹在某個年紀,就用嘴去啄岩石,用腳去磨岩石,滿是鮮血,苦痛非常。把老的嘴殼和腳殼都磨破磨掉了,新嘴殼新腳殼就出來了,更加堅韌。

把自己整明白了,我就是要幹這個事,淋漓盡致的發揮自己,時機也對,起來了,這就是高手。見自己。這個過程中,”我執”就跟著出來了。我的經驗,我的特長,我的脾性,我的搭檔,我的視野,我的思維方式,都跟這個行業捆綁了,彼此適應。若要換一個行業,或者應付一個顛覆的力量,老的所有東西都不適應了,都得變。三星的老大說過,除了老婆,什麼都要變。

怎麼變?要能”戒”,把自己的經驗、脾性、思維方式都忘掉,化成零

可能其中有些是有用的,但先全部化掉,化掉再重新長。最難的是剋制自己,把”我”否定掉。有這個”我”在,其它東西都不會走。這是心性的一次向死而生的磨鍊。我沒了,你才能見到眾生。才能以眾生心為我心,而不是以我心為眾生心。馬化騰說的,看新產品,一秒鐘把自己變成傻瓜。這就是把我忘掉,把眾生心代入。不把自己空成傻瓜,感受不到眾生心。用專家視角看產品,就是用我執在看,”見自己”,作繭自縛。這樣的產品,就是另一部《道士下山》。

下載 (10)

能”二次成功”的企業家,全中國扳起指頭數,可能不出五個。這些都是”死”過的人。聯想控股剛在香港上市,這對七十多歲的柳傳志意義太大了。做電腦成了,國際化成了,做控股做多元化還是成了,這是”二次成功”的標誌,歷經三十年。BAT如日中天,市值是聯想十多倍,但不到跟老柳平起平坐的地步。等移動網際網路、社會化、O2O、大資料、智慧硬體這等等等可能把你掀翻的暴風驟雨過去後,你還是擎天一柱不倒,你才能跟老柳平起平坐。老柳身上練過幾種功夫,都化成了一股神。你的身上可能只有一股蠻橫功夫,你還沒把它化掉過,它遲早有一天會反過來傷了你。

雷軍和周鴻禕在中國網際網路有獨特價值。雷軍做金山,在那個傳統IT的年代,算不錯。轉型網際網路,算是輸了。那時的雷軍就是今天的陳導,失了手。後來苦練三年,卑微到泥土裡,拿個小本到處請教,再做小米。這就是二次成功。你若驚訝小米怎麼這麼猛,人家是化過一次了。周鴻禕做3721,賣了,自己覺得失敗。再做360,上市了。現在還要幹一票智慧硬體。這是一個有膽量不斷破除舊我的人。你可能說這個人性情看起來沒怎麼變,可他到底化掉了多少老的東西,他自己知道。這兩個人的公司都不如BAT大,都還沒到見天地的絕頂高度,但他們多少見了點眾生。

見天地的人,傲氣。見眾生的人,卑微

若憑這一點,中國企業界裡真正見到眾生的人,可能數不出五個。見了點皮毛,沒見到骨肉。互聯網裡尤其如是。傲氣,戾氣,殺氣。都還在天人交戰。你可以在他們身上看到陳導和姜導的影子。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在有些土地上,”常識”被打破、異象橫行,是一件司空見慣的事。眾生是貧賤的,可恨可欺的。少有人能真正卑微的去見眾生。

真正見到眾生的,日本有一個,稻盛和夫。27歲創立京瓷,做到500強。52歲創立KDDI,做到500強。患癌後退休,遁入佛門。2010年,日本首相請他出山救助破產的日本航空,他答應了。那一年78歲。一年之後,日航扭虧為盈,利潤是對手全日空的三倍,為全球航空業第一。又過了一年,日航重新上市。這三個都是不同的行業,跨越不同的時代。若不是沒了自己,只有眾生,哪來這樣的境界。見到什麼,就能理解什麼,成為什麼

稻盛和夫說過,成功是一種磨難。太刺耳。

50399

“成功和失敗都是一種磨難。有人成功了,覺得自己了不得,態度變得令人討厭,表示其人格墮落了。有人成功了,領悟到只憑自己無法有此成就,因而更加努力,也就進一步提升了自己的人性。而真正的勝利者,無論是成功或者失敗,都會利用機會,磨鍊出純淨美麗的心靈”。

成功是一種磨難,因為你會掉入我執。只見自己,不見其餘。傲氣、戾氣就來了。看人都是傻瓜,一出口就是訓斥。大多數人都破不了這一層磨難,下一次他就失手了。領悟到只憑自己無法成就,領悟到境緣的偶然、他人的價值、世界的複雜、眾生才是根基,心性就放開了,態度就卑微淡然了。

看到過這種段子。某大導演就一個問題跟同事們爭執不下、無法說服,或者拍出來的電影受到群起的惡評、難以言對,他們就會來這麼一句:”這是我的東西!”

好一個”這是我的東西”。

身處魔境,自己卻意識不到反而沉迷於此境。是為魔境。

相關閱讀:

《讓子彈飛》影帝葛優:不是長得好看的人才重要!

《侏羅紀世界》再臨!一起來回顧史蒂芬史匹柏的導演之路

 

<視界奇觀>編輯整理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趣又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