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ionaire investor Warren Buffett applauds as he speaks on the topic of "Women and Work" during a sit-down interview with Fortune's Pattie Sellers in front of an audi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Nebraska at Omaha's Colleg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in Omaha, Neb., Thursday, May 2, 2013. Buffett said that most of America's prosperity was created using only about 50 percent of its talent _ the men. So he's confident the country will prosper as more women excel in the workforce. (AP Photo/Nati Harnik)

近7小時熱情洋溢的互動後,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為本次波克夏海威瑟(Berkshire Hathaway)公司年度股東大會畫上了句號。部分因為今年是50周年股東大會,與會人數預估會突破4萬人,創紀錄新高。從成功的投資到經濟前景,從波克夏的接班人到未來,前前後後近六十個問題幾乎將84歲的巴菲特和91歲的查理·孟格(Charlie Munger)淹沒。

 

<視界奇觀>總結了本次巴菲特50周年股東大會你不可不知的八大看點:

1. 關於波克夏的未來

巴菲特告訴股東們,部分因為公司的良好文化,他相信未來數十年,波克夏仍然會走在成功的路上。他說,「波克夏的文化如任何大公司一樣深入人心」,並補充稱,「擁有清晰和深入人心的文化是波克夏的核心構成之一。」 巴菲特預言,一旦他和孟格不再參與管理,波克夏「並非由個人人格魅力」驅使將會變得一目了然。他預言,」它將是機構化的「,並且會」在來數十上百年中一如既往地保持下來。」

2. 分拆還是不拆

對於是否面臨激進投資者壓力從而在未來幾年分拆波克夏的提問,巴菲特表示,他相信這麼做的可能性非常小。他重申了此前所作聲明,波克夏的構架帶來了諸多好處「,分拆是無益之舉。他預言,未來幾年,這樣的「戰役」會越來越難以挑起,因為波克夏的價值會繼續上升,單一的分拆鼓動者難以獲得能產生實際影響的股權。「在這方面,哪怕所有的激進投資者匯聚在一起,它們也難以有所作為。」

3. 巴菲特接班人?

當被問及繼任者需要哪些特質時,巴菲特答道,這份工作需要的不僅僅是投資技能。他說,「我不會讓一個只有投資經歷而無任何營運經驗的人執掌波克夏的」。他還補充道,自己從營運經歷上學到許多從投資經歷中無法學到的東西。如果有在這兩個領域都有經驗的人,那是更好的選擇,他如是說。

4. 關於A股和中國

1)、為中國投資者指點迷津,價值投資還是核心

有中國投資者提問,「價值投資是否只針對發達市場?是否適用於過去十幾個月翻了兩倍的A股?」

巴菲特回答,「投資不分國界,我認為我不會改變我的原則。」老夥伴孟格說得則更為圓滑,他認為比起投機,中國人可以在價值投資上做得更好。

他們兩位對不做價值投資的行為表示不解,「奇怪的是沒有人做價值投資。」孟格認為,正常的邏輯是,當人們買東西的時候,誰不想獲得價值?

2)、力捧中國,「40多年完成美國200年的成就」

提問:關於中國的結構性轉型。你能夠提供什麼建議?

巴菲特:我認為中國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會做的很好。美國曾經在世界GDP的影響力上舉足輕重,然後看看過去40年裡中國同樣做到了這一點。這證明了人類應有的潛力,只要你找到了能夠釋放它的方式。

我們用了200多年完成了它,而他們(中國)用來40、50年就完成了它。現在,基本上你能讓人們在有生之年裡前往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這也讓我蠢蠢欲動、想要去見證它。同樣是人類,他們找到了發揮他們的潛能的方法,我祝賀他們。

中國和美國將成為超級力量,我認為作為同樣擁有核武器的兩個國家,有必要在這樣的一個世界中找到彼此了解對方優點和缺點的方法。

孟格還強調,沒有什麼比中美合作更加重要。「中國發展得比其他任何大的國家還要快很多,沒有什麼比中美合作更加重要,同時我們需要避免其他錯誤可能帶來的後果。」

5. 波克夏熱衷於在歐洲交易

巴菲特一如既往地吹捧了一番美國的優點。不過,他也表示,他認為歐洲可能有許多值得發現的交易,並且「價格可能比美國更有吸引力。「在發掘歐洲公司上,波克夏尚未取得廣泛的成功,但確實有收購一家德國的摩托車和零件銷售公司。巴菲特表示,預計這筆收購將為波克夏帶來更多機會,「我預計未來五年里,我們會至少再收購一家德國公司」。「我們手頭有資金,也很急切。德國的價格比美國的更有吸引力一點。」

孟格說,我們在歐洲收購資產的時候很困難,這是非常罕見的。我認為歐洲的傳統與美國和其他國家不同。當然,德國長期以來都有很高的技術和發達的資本主義,我們非常羨慕德國人。他們工作時間比美國人少很多,產出卻比美國人高很多。在工程領域我們非常佩服德國人,我們對此思考了很久。

6. 對比波克夏與3G資本(3G Capital)

對於支持3G資本和近年來的多筆交易,包括亨氏和卡夫的合并,部分股東並不感到振奮。波克夏一直被視為良心企業,反對裁員。然而,3G資本卻以無情地削減成本著稱。巴菲特為3G辯解稱,成本削減是有必要的,裁員後兩家公司的表現」非常好「。巴菲特可能會繼續為3G辯解,因為他計劃與3G資本進行更多友善的交易。

7. 為克萊頓房屋公司(Clayton Homes)辯護

巴菲特表示,如果有人破壞波克夏的名聲,他會毫不留情。波克夏旗下的預製屋建造商克萊頓房屋公似乎尚未這麼做,至少目前還沒有。巴菲特為該公司的貸款業務進行了辯解,稱事實站在波克夏這一邊。就在上月,一篇新聞報導稱克萊頓房屋的貸款業務是以掠奪為目的的。克萊頓房屋稱報導具有”誤導性”。預計報導的影響會慢慢消除。

8. 投資機會

1)、巴菲特一季度增持IBM股份

巴菲特在股東大會開始前向CNBC女記者透露,他在第一季度購買了更多的IBM股票。

2)、巴菲特:會再投資更多的汽車經銷商

「我們會再買很多(汽車)經銷商,但主要基於本地化的考量。不過,我們不會在汽車經銷業務上涉及融資業務。融資不會是我們業務中重要的一部分。其他競爭對手,比如富國銀行,在這方面有成本優勢。」

3)、仍然「愛喝」可口可樂

當被問及波克夏充當大股東的可口可樂公司的未來時,巴菲特表示,他相信未來二十年里,該公司會售出比現在更多的產品。他開玩笑稱,過去幾年中攝入的1/4卡路里都來自可口可樂公司。但他強調,糖之所以讓他更長壽是因為它讓他開心。「如果都以花椰菜和甘藍為生的話,恐怕我不會活那麼久」,他說,吃花椰菜「就像要去坐牢」。

孟格表示:「在我看來糖是一種非常有用的物質。它可以防止過早的動脈硬化。」他打趣道,「從另一個角度講,如果我攝取更多的糖類,它能讓我在護理醫院少待幾個月。」

4)、日用品領域還會有很多併購

有股東問,日用品領域有可能出現如卡夫和亨氏的進一步整合嗎?巴菲特說,一個強大的品牌真的非常重要。在日常消費品行業,還會有很多併購。但是商家和零售商之間還在競爭。

5)、看好可再生能源

巴菲特表示,他們一直十分關注分布式能源,認為其是成本非常低的能源。在美國真正用慣了太陽能的人還很少。孟格也認為,「很明顯我們將使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波克夏能源公司20%的能源來自於風能」。


 

台北時間5月2日晚22:30,巴菲特執掌的波克夏公司50周年股東大會正式開始。<視界奇觀>幫大家雲端轉播本次盛會。以下為即時圖文直播:

04:20 觀眾提問:你之前提到過《華爾街日報》有很多沒有實現的競爭性優勢,可以說說么?

巴菲特:道瓊在60年代主宰了金融信息傳播行業。他們曾經那麼有優勢,但錯失了很多機會。但《華爾街日報》錯過了金融爆發的時代,並且沒有看清他們應該走的方向。

——————————————

04:17 觀眾提問:早期投資成功的最大因素是什麼?

巴菲特:我有個很好的老師,非常好的專注力以及恰到好處的情感特質。我非常享受。

——————————————-

04:12 觀眾提問: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麼?為什麼?

巴菲特: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波克夏發展好。跟我們相關的人有百萬,如果公司發展不好我就不會開心。

孟格:生活中最主要的責任是做到理性。理性是道德的最高點。

——————————————-

04:08 觀眾提問:在你早期時候,如何說服人們你所做的?

巴菲特:開始只有信任我的朋友和家庭。

孟格:在我們開始一系列成功之前我們做的不太好。

——————————————–

04:00 來自台北的觀眾提問:中國經濟結構在改變。給中國經濟什麼建議?

巴菲特:孟格可是個中國通。中國人比我們更聰明,比我們工作更勤奮。看看他們在做的事,他們證明了人類的潛能。我們都是一樣的人類,最終要歸結於中國釋放人民潛能的能力。

孟格:我很喜歡中國現在在做的事。反腐是非常聰明的舉動。我對中國正在進行的改革很看好,他們最終一定會成功。從鄧小平開始中國就已經有了很好的系統。

———————————————

03:50 觀眾提問:普通美國家庭如何支付大學學費?

巴菲特:那些關於如果學費變低,家庭收入能增加多少的數據,可能都不準確。

孟格認為,美國好大學的教職人員太多了。

——————————————–

03:40 觀眾提問:你們有多關心收入不平等?你們支持提高最低工資嗎?

巴菲特:不反對增加最低工資。如果加的太多,可能會大幅改變機會。我認為每個努力的、願意工作的美國人都應該得到嘉獎。但我不確定如何實現。改革稅務機制可能會更好,這就獎勵了工作的人。

孟格:我同意。增加最低工資基本上是很愚蠢的,還會傷害到窮人。

03:37 觀眾提問:美國和中國汽車經銷商的差別?

巴菲特:汽車方面我們有好年景也有壞年景。我們寧願買壞年景時候12倍PE,而不是好年景時候8倍PE。

 

——————————————-

03:36 觀眾提問:波克夏應該用現金償債嗎?

巴菲特:我們希望用現金創造出機會。我們現在基本沒有債務,所以也沒什麼需要還清的。波克夏目前不會去槓桿。邏輯上來講,現在的價格水平我們應該更多的舉債。如果有更大的交易我們也可能會借債,但那是在資本受限的前提下。

——————————————-

03:33 觀眾提問:我們應該怎樣對學生科普金融知識?

孟格:如果你不知道那我也沒法幫你。

巴菲特:金融教育開始的越早越好。鼓勵孩子們在早期對錢的興趣、對錢的關注。

——————————————–

03:24 Gregg Warren:美國運通是你們持有的第三大公司,但競爭對手非常強勁,Costco也撤出合作。美國運通要怎樣保護自己的地盤?

巴菲特:很多付款服務提供商正受到壓力,美國運通了解這些問題,他們的用戶也非常忠誠。美國運通有很好的適應環境的紀錄,擁有公司的15%我感到非常開心。

孟格:他們的競爭少一點會更好,但這就是生活。

——————————————–

03:23 Andrew Ross Sorkin:如果巴菲特把他的股份送出來,波克夏面對抗議者如何保護自己?如果他的部分比整個企業價值還要高,你們會怎麼認為?

巴菲特:最好的防備機制就是好好表現有很多資金已經進入了激進分子的基金。我認為波克夏的市值本身就能防止激進分子進入。

——————————————–

03:22 觀眾問題:你們認為白銀有投資價值嗎?

巴菲特:我已經不太關注市場了。

孟格:銀倒是個不錯的東西。

——————————————–

Gary Ransom:GEICO和汽車經銷商之間有配合嗎?

巴菲特:歷史上來講,通過經銷商賣汽車保險都不太有效。geico有著很好的低價模式。我們需要給經銷商補貼才能在他們那裡賣保險,這就是額外開支。GEICO發展的好正是因為成本很低。

——————————————–

Becky Quick:歐元對歐元區國家影響如何?

巴菲特:歐元區有些事情在發生,但是不認為就應該拋棄歐元。歐元有很多缺陷,而且缺陷很明顯,但並不意味著無法被修正。

孟格:我認為歐元背後的動力是高尚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好的發展。從根本上也是有缺陷的,畢竟是那麼多國家被湊在一起。

———————————————

03:11 觀眾問題:公司如何影響不是股東的普通人?

巴菲特:我同意我們應該多做慈善。但是個人層面的而不是公司層面的。我不可能從公司賬上寫一張支票給需要的人。那是股東的錢,不是我的錢。像你兒子那樣的人我很欣賞(提問者兒子在印尼工作,因為追求的不是我們擁有多少,而是我們分享了多少。)

——————————————–

03:10 Brandt:波克夏因為年輕人自己買房而受益,但現在這種趨勢幾乎消失了。這會怎樣影響公司?

巴菲特:我不太確定,但我認為年輕人會再次希望擁有自己的房子。經濟衰退期間必然購房數量會減少,現在經濟衰退也沒有完全結束。

———————————————

03:08 Carol Loomis:波克夏會如何在誰手上有效的回饋股東?

孟格:沒有辦法做到。

巴菲特:必須要交齊資本回報稅。

 

———————————————

02:56 觀眾提問:你為什麼要做慈善,為什麼要至少捐掉遺產的一半?

巴菲特:不是至少一半,是99.9%。值得討論的是這筆錢在什麼地方會起到最好的作用。這只是一堆對我來說再也沒有用的東西,然而對別人可能會有用。我問過一些70歲左右的人,他們說還沒想,留到自己95歲左右的時候想。

———————————————

02:55 Gregg Warren:來談談Duracell。行業在下滑,雖然企業還在創造收入。稅收在這筆交易中氣到了多大的作用?如果沒有稅收考慮,你會做這筆交易嗎?

巴菲特:保潔公司和波克夏在這筆交易上都有稅務優勢。Duracell雖然在美國的份額下降,在世界上仍然有成長空間。

———————————————-

02:55 Andrew Ross Sorkin:對於NetJet飛行員勞資糾紛有什麼評論嗎?

巴菲特:我們給很好的培訓,工資也很高。我不認為收購NetJets是一個錯誤。我們有一個很不錯的企業,飛行員們有一份很不錯的工作。NetJets的ROI不能成為評判標準,因為他們正在被再出售。50年里只有3次讓我印象深刻的罷工。沒有反工會的計劃。我認為我們有非常出類拔萃的飛行員。

孟格:我不認為工會公平的代表了飛行員。

———————————————

02:50 觀眾(七年級小朋友):你怎樣和人交朋友,還讓他們為你工作?

巴菲特:你交了很多朋友嗎?他們都喜歡你么?怎麼讓人和你合作。之後你應該會變得更懂人情事故。看看你喜歡的人,寫下三四點你喜歡他們的地方。再看看你討厭的人。Charlie找對象的原則是不要找智力、性格好的,找個期望低的。

孟格:我唯一能讓人喜歡我的方法就是變富,而且做到大方慷慨。

02:47 Gary Ransom:再保險市場改變了很多。你和Ajit將怎樣抓住新的機會?

巴菲特:現在沒有過去日子那麼好過了。很多資金湧入這個行業。再保險行業沒有以前好了。今後10年,再保險行業的表現將不如過去30年。對沖基金在行業中尋找完全不相關的風險。這是一個前景轉入悲觀的行業。沒有太多能做的。

——————————————–

02:45 Becky Quick:為什麼GEICO不能總給出最低價格?

巴菲特:我們40%的時候是最低價,60%的時候不是。我們有自己的標準。類似規模的企業不會做到像GEICO這麼頻繁的給出低價。

———————————————

02:42 德國觀眾:美國公司和德國公司文化和表現有什麼不同?

巴菲特:德國企業在科技等方面做的很好。我們都很崇敬德國,尤其是工程方面。我預期我會在未來5年內購買一家德國公司。如果這筆交易沒做成,我會很意外。德國那邊的企業價格看起來比美國要吸引人。希望明年能買一家德國公司。

孟格:德國的企業傳統還有家庭傳統都非常不同。德國長期在科技和工程上的優勢非常強大。德國人工作的少,生產的還多。

———————————————-

02:39 Jonathan Brandt:你們有沒有發現上市公司的管理層不太會做長期性決策?你們投資的公司是基於過去12個月的表現還是更長期的?

巴菲特:我不認為我們購買未上市公司還是上市公司上有什麼問題。我們不忽略每年的盈利。每個月,每個公司的數據我都會知道,但這不影響我在做決定的時候放眼多年。

———————————————-

02:34 Carol Loomis: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對你怎麼重要?

巴菲特:它沒有幫助形成我的投資哲學。我當然從中學到了經濟學。亞當史密斯提出了很好警告。如果你讀亞當史密斯、凱恩斯、里卡多等等,你會非常有智慧。

孟格:亞當史密斯普遍被認為是近代最聰慧的人之一。資本系統的生產能力非常驚人。

———————————————

02:22 觀眾提問:怎樣才能更好的改革稅法?

巴菲特:公司稅40年以前佔到GDP的4%,現在只有2%。問題是你認為我們國家能花多少錢,還有應該從哪弄來這些錢。

之前觀眾認為企業稅太高。在人們抱怨稅收的同時,企業利潤和GDP的比例達到了史上未有的高水平。只要你開始在稅法中做改動,就很難再去掉這些改動。我不會因為稅法為美國企業掉眼淚。不認為企業稅現在比40年前底很多。我們的公司稅率為35%。我不認為更改稅法可以變得更利於企業發展。

孟格:我認為加州的稅收政策很愚蠢。但美國稅收政策整體還可以。加州把富人驅逐出州境的行為太瘋狂了,佛羅里達州做的才是對的。

———————————————–

02:20 Gregg Warren:你們和Conoco Phillips的經歷並不愉快,還會通過Exxon回到產業中嗎?

巴菲特:我們最喜歡的事就是支持Greg Abel收購能源產業。我們相信波克夏海威瑟(Berkshire Hathaway)能源會繼續在必需品行業中尋求併購機會。

——————————————–

02:15 Andrew Ross Sorkin:波克夏的保險模型沒有把全球變暖作為風險因素。但是其它大型保險公司卻把這個列入,你們怎麼做的保險模型?天氣因素影響你們的企業了嗎?

巴菲特:SEC要求你把什麼都放進去,只要你認為他是風險因素。我們的模型每年都在做估算。全球變暖沒有實質性的影響。我不去考慮全球變暖的問題,這不會顯著改變我的決定。我不認為這是一種威脅。50年可能會有影響,但從一年來看和一天沒什麼差別。

孟格:全球變暖對實際天氣的影響並不清楚。

——————————————–

02:07 Gary Ransom:Berkshire Specialty是否已經發展到不需要再進行併購的程度?

巴菲特:不能100%這樣說,但是我們不太可能再併購一家非常大的保險公司。那樣收購溢價太高了。波克夏保險在5-10年後可能變成一家非常大的保險機構。

——————————————–

02:06 Becky Quick:波克夏控股的哪些企業在通脹極高的時期會有上佳表現?

巴菲特:高通脹期最好的企業是那些買了之後就不必再進行資本投資的,比如房地產。如果是實用性企業或是鐵路產業,資本投資密度非常高,通脹期間表現會比較差強人意。高通脹期,品牌的價值也非常重要。

孟格:如果通脹不受控制,那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在德國,通脹帶來了希特勒。我們不想要通脹,即使它對See’s Candy可能挺好的。

——————————————–

00:55 觀眾問題:Ted Weschler的投資哲學是什麼?

巴菲特:Ted和Todd在投資和商業上都非常聰明。他們明白什麼是競爭性優勢。我們聊過他們投資的表現,但我們談的更多的是他們的為人,我們非常滿意。

——————————————–

00:51 Jonathan brandt:波克夏已經成功運行了50年,為什麼首席投資官不能是CEO?

巴菲特:我見過很多CEO沒有什麼投資資本的概念,但是能成功的運營公司。比較標普500指數和對沖基金在2008-2014年的業績。對沖基金累計為是19.6%, 標普500指數是63.5%。

———————————————

00:48 觀眾:巴菲特一直認為美國機會很好。如果看待網路安全,核能等給美國的威脅?

巴菲特:我們經濟的繁榮來源於解放能源和人類的智慧。這沒有丟失。這個國家很美好,但是一切都可能因為一屆粗暴的政府或者一個瘋狂的人被破壞。這些人同樣也不會消失,所以我們必須保持警醒。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現在出生在美國的嬰兒。

孟格:我認為中美互相信任與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對未來來說,沒有什麼比中美協作更加重要。我們要合作避免其他錯誤可能帶來的後果。

———————————————-

00:41 中國投資者:價值投資是否只針對發達市場?是否適用於過去10幾個月翻了兩倍的A股?

巴菲特:投資理念不分國界。原則是關注業務。中國的投機力量比美國還要大,這可能會創造出機會。人們都尋找容易的方式,但容易的方式往往是錯誤的。

孟格:除了看企業價值投資,其他都是不合理的。

——————————————–

00:38 Gregg Warren:從你們擁有的大宗消費品來看,是不是整合的更好了?

巴菲特:將來會有很多交易,強硬的品牌不是一日之功。品牌和商店之間總會有矛盾,這就是為什麼品牌需要和消費者直接建立一種強大的聯繫。你要培養這種聯繫。相信我,沃爾瑪有很大的能力,但可口可樂也有。在日常消費品行業,還會有很多併購。但是商家和零售商之間還在競爭。

———————————————

Andrew Ross Sorkin:關於3G資本。波克夏對很多企業來說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家庭,這是因為你給他們無限期去發展,並不注重短期成效。3G不是個反例么?

巴菲特:我覺得用3G的方式運行GEICO,和現在也不會有什麼區別。我們不相信多僱人會有什麼好處,3G也不相信。我們在報紙都進行裁員。我覺得3G裁員的方式比波克夏很多其他公司保留人員要更好。你不能在虧損的前提下運營。我們對僱傭過多的態度用一個事實就能說明:我們奧馬哈的辦公室只有25個人。

——————————————–

00:36 Florida觀眾:這麼多年接受這麼多採訪,有什麼問題是沒被問道,但是很想回答的?

巴菲特:問題都被問過了,而且問了很多次。

——————————————–

00:30 Gary Ransom: 你們新增加了網上直銷業務線。這是什麼樣的策略?

巴菲特:我們不擔心裁員問題,只是要找到市場想要的東西。在波克夏,我們相信實驗的重要性,而且我們相信方法已經掌握在我們手中。我們會了解消費者到底還想不想買保險。

———————————————-

00:22 觀眾:Dodd Frank弱化了美聯儲在金融危機期間採取的強力措施?

巴菲特:這個問題有點沒意義。法律法規是存在的,但我們從來沒有因為問題被監管部門接觸過,我們離「政策性重要」還差很遠。讓人們相信你說話很重要。政府說貨幣市場基金沒問題時,人們信這個很重要。如果沒有這個人的保證,恐慌會一直加速。Dodd-Frank法則削弱了美聯儲的能力,是一件壞事。

孟格:金融系統中的風險還很多,但是我們不能依賴於Dodd-Frank法則。

———————————————

00:15 Becky Quick:如果政府監管部門說波克夏保險大而不能倒,會有什麼影響?

巴菲特:單單規模不能成為評判標準。沃爾瑪也很大,沒人走進沃爾瑪還覺得特別不安。真正的問題是,波克夏有沒有可能遇到一些問題,以至於震蕩美國金融系統?上次金融危機中,我們是唯一還在堅挺的發放貸款的機構。我們系統足夠安全,不會成為美國金融業的問題。

———————————————

00:11 觀眾:你們從Henry Singleton身上學到了什麼?

孟格:Henry是個很聰明的人,但Warren是更好的投資者。Singleton手下很多人都遇到了麻煩,因為他們的文化過於強調工作表現。

———————————————-

00:09 Jonathan Brandt:波克夏現金和所報告的稅務之間有很大差距。你怎麼看這一差距?是實際收益嗎?

巴菲特:我不認為這一差距是隱藏的股權或者資產。浮存金在保險業務裡邊是很棒的一塊資產。

———————————————-

00:01 Carol Loomis:美聯儲加息的後果,對波克夏有什麼影響?低利率是否會創造太多通脹?

巴菲特:這個問題我可能會答錯,Charlie可能也會答錯。關於通脹我至今都是錯的,我無法想像利率這麼低,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這麼大,而什麼都沒發生。我在經濟101課上學的很多事都沒發生。我們生活在一個我和Charlie都不能很好的理解的世界裡。我認為波克夏已經為一切做好準備,能夠在任何經濟環境下都能比絕大多數其他公司做的要好。

孟格:做出經濟預測的問題是,這讓你覺得你好像真的知道什麼。其實你只是自大而已。波克夏為了防止經濟問題總是保證有200億美元的現金,如果能花掉它們我們也會很高興。

———————————————

24:00 觀眾:你記得最清楚的失敗是什麼?

1990年我在一個鞋廠上花了4億美元,而且付的不是現金是股權,這些股權現在值60億美元。幾乎每次我們用股權去收購都是錯誤。有時候我們太過謹慎了,但是100倍過於謹慎也比1%的不謹慎好。

孟格:我們可以利用槓桿再多增長一點,但是我們晚上就得一直出冷汗。晚上出冷汗多不爽啊!

———————————————-

23:58 Gregg Warren:家庭電池式供電和分布式發電對波克夏能源公司有什麼影響?

巴菲特:分布式發電和能源儲存一起,可能讓使用者在非高峰時段更加依賴供電網。我們認為,波克夏能源公司相比之下最大致力於解決現有分布式發電政策帶來的經濟不平等問題。我們相信波克夏能源收購NV能源讓波克夏在太陽能上有了更多機會。

波克夏能源總裁Greg Abel:我們能源中的58%將來自可再生材料。

——————————————–

23:54 Andrew Ross Sorkin:為什麼子公司開始冠波克夏的名字了?這會製造風險嗎?

巴菲特:波克夏這個名字會讓人們保持誠實。只要沒人濫用,就不是問題。沒有意圖把波克夏海威瑟(Berkshire Hathaway)變成一種家族姓,但是冠在子公司前面可能會有更多紀律性。

——————————————–

23:52 觀眾:你們擔心美元失去儲備貨幣地位嗎?

巴菲特:我認為美元在未來50年都會是全球儲備貨幣。我不能完全確定,但這是大概率事件。

孟格:我對美元地位更緊張。現在有很多人在印錢、揮霍錢。以前我們印鈔之後做的是基礎建設,那時候我比較開心。現在我們好像印完就從直升飛機上灑下去了。

——————————————–

23:50 觀眾:AIIB對美國的全球地位將有什麼影響?會不會影響美國企業的多元化?

巴菲特說:這問題我倆沒法回答,否則都要臉紅了。

——————————————–

23:48 Gary Ransom:有一些關於公司內部關聯交易的問題。為什麼做這些?這將帶來怎樣的財務靈活性?

巴菲特:有很多事情現在才提出來,但我們只是才顧上做而已,想法已經成型很久了

——————————————-

23:45 Becky Quick:一個重大風險是大規模鐵路失事。重大事故的影響是什麼?

巴菲特: 把火車的速度搞慢一些,可以讓火車更安全, 但這不是完美的。BNSF沒有做很多保險業務,我們能承擔所有損失。不需要在這方面買保險。未來我們會做鐵路保險,但其他鐵路公司都沒有投保。

———————————————

23:40 觀眾:對商學院學生來說,如果沒有校友網路,怎樣和名人建立關係?

巴菲特:應該盡你所能去社交。

孟格:我從來沒有念過商學院。

——————————————–

23:35 Brandt:很多討論都圍繞著鐵路原油運輸的安全性。新出台的規則是否找到速度和安全之間的平衡?

巴菲特:危險的產品最合適的運輸方式就是鐵路。美國政府將決定危險品的運輸方式。鐵路的安全性不段提升。新政策剛剛出台幾天,我還沒有讀完所有內容。很明顯我們和整個國家都有興趣發展更安全的運輸方式。有些我們以為很安全的車其實沒那麼安全。每個人都可能對新政策有些不滿。但是這是政府的責任,對運輸可能很危險的物品進行安全限制。

——————————————–

23:30 Carol loomis:市值和美國GNP的比例、企業利潤與GNP的比例兩個指標可以用來觀察市場泡沫嗎?現在的水平是否令人擔憂?

巴菲特:企業利潤與GNP的比例可能對非投資人群來說是值得擔憂的。美國企業非常繁榮,現在的低利率環境讓我們無法把現在的情況與歷史相比較我看這些數字,我也看數字後面的背景——令人難以置信的低利率。股價創下歷史新高,但你需要考慮利率環境。如果利率一直那麼低,股價就看上去很便宜。我們處在一個利率極低的世界裡,問題是這還將持續多久。我和charlie的投資不會由宏觀因素來決定。我們也知道,我們無法預知未來12個月一家公司會怎樣。

———————————————

23:24 觀眾:45年前,怎麼思考的波克夏的文化?

巴菲特:文化來自最頂端。所以對小企業來說比大企業要容易。文化需要一致性,要有書面版本,要實踐。關於文化,人們看你做什麼,而不是聽你說什麼。34萬人為波克夏工作。我保證他們裡面一些人在做他們不該做的事。建立公司文化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但很值得。

——————————————–

23:20 Gregg:什麼把你吸引到了汽車經銷行業?

巴菲特:運營一家良好的經銷商是一個優質的業務。這是一個本地化的業務。對很多經銷商來說規模不是優勢,但做好經銷行業是很棒的。我們會再買很多經銷商,但主要基於本地化的考量。不過,我們不會在汽車經銷業務上涉及融資業務。融資不會是我們業務中重要的一部分。其他競爭對手,比如富國銀行,在這方面有成本優勢。

——————————————–

23:10 Andrew Ross Sorkin:在過去的50年里,我們對糖類消費非常高,但現在攝取糖分有了實質的健康附加成本。消費者會不會對糖類改觀?這會影響可口可樂嗎?

巴菲特:1930年代時《fortune》雜誌就說可口可樂漲不動了。我每頓飯都喝可樂。如果我一直吃西蘭花什麼的,我覺得我活不了這麼長。我整個人四分之一都是可口可樂。Charlie已經91歲了(巴菲特指著孟格)。

可樂的影響力非常廣,但消費者選擇的趨勢也確實在改變。你不會看到革命性的變化,但公司必將會根據消費者需求做出改革。所有食品、飲料公司都會做出變化。吃Whole Foods的人,沒有喝可樂的人那麼快樂。我不喜歡Whole Foods,買東西的人臉上都沒有笑容。

孟格:我認為糖是很重要的物質。糖可以防止血管過早老化。如果我早點死,我只是逃過了必須住在老人院里的幾個月。

——————————————–

23:00 來自德國的Lawrence:在我的國家,你倆被視為偶像。我的問題是:作為外部投資者,如何在你倆離開後,評估波克夏哈薩維公司的文化?

巴菲特:你能帶著問題來看我們的文化,很不錯。你會對我們離開後的文化感到非常滿意,並且你不該感到吃驚。我們離開後,你們就會發現波克夏的文化並不是靠我們倆的性格支撐的。我可以保證,查理和我有一幫很好的管理人員,他們對波克夏的表現的關心超過了對他們自身的關心。

孟格表示,我在年度報告中已經說過,即使我們離開了,波克夏也會做的很好。

——————————————–

22:55 Becky Quick向孟格提問:IBM是老舊的紡織廠嗎?它正在沒落嗎?你有沒有嘗試勸說巴菲特不要投資IBM?

孟格:我認為IBM是一家非常有趣的公司,過去一段時間主導了計算機市場。我認為IBM是一家很不可思議的、難以置信的公司。此外,我們以合理的價格購買了IBM。我們曾經也買過一些公司,它們也有一段時間表現不佳的情況。我們認為,沒有幾家公司能像IBM一樣適應市場環境。華爾街總有一種心態,如果你要買一個公司或一隻股票,人們總希望看到第二天股價就要漲。

——————————————–

台北時間10:40 巴菲特年會第一個問題:巴菲特旗下的房地產按揭貸款商毛利潤20%。股東質疑是否利潤太高?導致買房的沒法付按揭貸款?巴菲特答覆:凈利潤3%,希望房地產市場正常,沒有暴利。

問題: 我成為股東已經15年了。之前我以為你是很有道德感的,但現在我要提出兩個問題。首先西雅圖時報報導Clayton貸款實施的問題,還有3G資本以及他們對待所收購公司的方式。

回答: Clayton絕不是不道德的。和大多數貸款機構不同,Clayton提供房貸並且款項顯示在資產負債表上。如果一筆房貸變成壞債,Clayton和購房者一起承受損失。所以對Clayton來說有動機避免可能違約的壞債。Clayton和社會以及購房者有同樣的目標和興趣,如果Clayton不願提供貸款,很多人沒辦法買到房子。違約的很大原因是因為購房者失業。但我不認為這應該剝奪他們購房的權力。

巴菲特表示西雅圖時報報導中很多數據是不實的。Clayton實際稅前凈利潤僅3%。「我不會為Clayton貸款條款而道歉,它們完全合理。」

關於3G資本,巴菲特稱3G裁員至合適水平之後,公司表現非常好。孟格說,要麼裁員,要麼看看俄羅斯在發生什麼。「那就是每個人都有工作,他們假裝工作,我們假裝付錢給他們。」3G的道德問題主要是裁員上,巴菲特表示,二戰之後有160萬人在修鐵路,現在還不到20萬,這根本就不是道德的問題,是工業發展趨勢。


<視界奇觀>編譯整理

<視界奇觀> 希望能帶給大家各式有質感的內容,喜歡的話趕緊按下like,加入我們的粉絲吧!